半年虐杀300猫狗的王某蔚你人前教师人后“屠夫

  我是一个比较冷静理智的人,但昨天看到热搜榜上的一条新闻,却愤怒到血液似乎都要沸腾起来!

  半年时间内,有人采用开水烫!活剥!高压水枪灌肛门!洗衣机转微波炉烤等极度变态的方式虐杀流浪猫狗,而且还建立多个qq群用于“交流分享”和“提供教学”。

  据观看过图片与视频的网友介绍,其残忍血腥程度岂止是“目不忍视”,简直令人“质疑人生”,想象不出怎么会有如此冷血无情之人!

  需要划重点的是,据“兴汉龙腾”自己声称,他半年之内虐杀猫狗300只,仅仅六月一个月便虐杀20只狗5只猫,而且还“雄心勃勃”做出下半年虐杀上百只的“目标”。

  多么恐怖,何其残忍,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做出这等行为的是与我们同样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生命个体。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兴汉龙腾”,真实身份居然是浙江警察学院教师王某蔚。

  教师,何其体面受人尊重的职业,而警察学院,更是致力于构建匡扶正义与惩恶扬善社会正义体系的重要一环,这是多么违和而矛盾的一种组合啊!

  其实早在去年,便接连不断有网友举报“兴汉龙腾”不断在QQ群聊中分享虐杀视频,画面血腥恐怖到目不忍视的程度,堪称动物版“731”,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而且更令人愤怒的是,除了抓捕残杀流浪猫狗,王某蔚还“另辟蹊径”,想出一个冒充爱心人士骗取需要救助动物的“妙招”。只要看到领养救助站发布领养信息,他便立刻来到救助站,戴上一副童叟无欺爱心爆棚的面具,一次次地骗过善良的工作人员,将那些本来就无家可归饱尝流浪之苦的可怜猫狗带回家去,用一个个正常人想不出更不敢想的残忍行径折磨那些弱小生命,在声声惨叫中“兴奋”,在满手血腥里“快乐”,以其他生命个体的极端痛苦满足着一个变态人格的反常欲望。

  他还曾冒充救助人去“救助”一窝流浪幼猫,然后将所有幼猫统统残忍虐杀并在“虐杀群”中展示“战绩”!

  王某蔚仪表堂堂,学业优异,北师大心理学硕士,现为浙江警察学院侦查系教师,发表过《网络婚恋交友中的诈骗防控研究》和《浅谈视频侦查在公安侦查办案中的作用》等论文,而且还多次发表关于幼儿安全教育的文章,其中《网络婚恋交友中的诈骗防控研究》还曾被收录为2018年美国出版的一个论文集里,36选7!妥妥一个有为青年,“别人家的孩子”。

  但吊诡的是,他研究“诈骗防控”,自己却一次次冒充爱心人士骗取流浪猫狗。夜晚残害生灵,白天却扮演人畜无害面目在朋友圈发布过在小区里喂流浪狗,热爱流浪猫狗的内容。

  他多次残忍虐杀弱小动物,建立QQ群传播、教导、讨论如何虐杀动物,却又热心关注幼儿安全教育。

  浙江警察学院是一所培养公安高等应用人才,实行警务化管理的全日制本科院校,却被爆出校内有这样一位教师的存在,引起广大网友声讨。

  同样被举报的还有济宁市任城区应急管理局公务员孙某东长期通过QQ群、贴吧等渠道发布、交流和贩卖虐杀小动物信息一事。

  经调查,我校教师王照蔚的不当行为违背公序良俗,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现决定对王照蔚给予政务记大过处分,并调离教师岗位。感谢社会各界对我校的监督、关心和支持!

  像王某蔚孙某东这类人,往往身心孱弱无比,他们只会借着向弱小动物下手的途径来展示自己的“威猛”,不知读者注意到没有,王照蔚下手的大多为“奶狗”,顶多是“一两岁的狗”,也就是说,同样是狗,他也只敢挑个头最小\力量最弱的下手,不要说藏獒,就是一只二哈,下手之前他恐怕都要掂量再三。

  另外,令我质疑的是,这样一个挑战社会公序良俗,破坏网络健康环境,引导变态嗜血欲望之人,,既然证据确凿,就这样轻飘飘“行政记大过”和调离教师岗位就算了事,这般“搔不到痒处”的处理方式,等风声一过,他难免又故技重施。

  就不能动用行政手段或者探索在社会征信方面对这样的人实施更有力度的惩戒吗,让他为自己的行为真正付出代价,永远引以为戒。

  更令人疑惑的是网络监管的缺位,如此以交流残暴血腥内容为乐的群竟然堂而皇之存在多年却无人过问,如果不是网友举报,动物保护组织出手,王照蔚们还不知将为所欲为到几时?

  而且,没有需求就没有伤害。正因为网络上存在以观看虐杀残暴血腥视频为乐的变态之人,才催生出以制作此类非法视频牟利的无良人员,而且已经成为一条龙产业链,对这些非法牟利的组织个人,就没有办法依法予以制裁吗?

  这并不是个案啊,仅今年4月至11月,光是网络曝光的动物虐杀事件就有177起,今年10月发生在太原的开水浇烫母猫事件更曾引发广泛社会关注。

  残害虐杀动物是反社会人格的一种初端,可视之为未来暴力行为的最早预告。这应该不是多么难以确立的认识,若是早期进行干预,毫无疑问会有效遏制某些人的暴力犯罪之路。

  正如荷兰神经心理学专家那拉·阿门荣根所说:“在虐杀动物行为发生的地方,人也生活在危险之中。”

  道理很简单,虐杀动物是宣扬暴力的一种方式,这种行为如不能被及时被制止,将会是一种潜在的社会威胁!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据发达国家犯罪研究组织的研究结果,几乎所有变态杀人犯人格形成的初期都会有虐杀小动物的经历。

  互联网的传播速度广度令人猝不及防,未成年人也正在被网络信息全方位覆盖,如果他们接受到这些负面消息以后,又不能及时被疏导纠正,会不会由此形成一种可怕的观念——只要法无禁止,心有戾气就可以借虐待残害弱小动物来宣泄呢?

  让青少年暴露在虐杀动物的视频、图片和信息场景前,对其尚未成熟的心智、认知、情感和价值观必将产生有害影响。

  在网上传播残忍虐杀动物的图片、视频,该不该接受法律的惩罚呢,而不仅仅是“禁止”呢?